资讯详情
收藏

中国市场上的牛市并不多,投资者感到沮丧

测试站点 tester1616038164000

从最低点到最高点,基准CSI 300指数在Covid-19之后的反弹仅给投资者带来65%的价格涨幅,与2007年,2009年和2015年的涨幅相比并没有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动物精神和投资者的热情消散得太快了。该基准已经从2月中旬的高点下跌了15%,尽管预计中国经济将以十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。那么为什么股票牛市如此短暂呢?

中国股市似乎未能成熟。它仍然是流动性驱动的,并遵循政府所谓的“信贷冲动”-一种衡量经济中信贷创造是否在加速的指标。牛津大学的迈克尔·比格斯(Michael Biggs)于2008年首次提出这一概念,它表明经济复苏可以在没有信贷反弹的情况下发生,但信贷下降与经济活动放缓有关。

交易者似乎赞同这一理论。如下图所示,除了2015年以来,股市在很大程度上与该国的信贷冲动保持同步。

对于股票投资者而言,不幸的是,北京变得越来越冲动。 根据彭博经济研究公司的估计,即使在3月才开始有意义地加速增长,中国的信贷冲动最早在11月就开始减缓。 在12月中旬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政策制定者表示,他们希望中国的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在2021年保持“基本稳定”,货币供应量将“基本符合”中国的需求以稳定名义GDP增长。 好吧,事实证明,他们对此很认真。

    与美国相比,中国缩减刺激支出的速度要快得多,“直升机撒下的钱”也在迅速消退。在雷曼兄弟(Lehman Brothers)破产后,中国在2009年推出了一项非同寻常的刺激计划。2015年的项目虽然规模较小,主要是棚户区开发项目,但仍然持续了两年。这一次,宽松的货币政策甚至持续不了一年。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大陆的动物精神如此低落。政策的迅速变化使每个人都屏息凝神。

    多年来,中国官方一直在努力培育“慢牛”,以避免2015年的繁荣和萧条。但如果政府自己的信贷冲动又快又猛,怎么会有“慢牛”呢?如果宏观政策保持稳定,或许投资者可能会放弃对每次高层政策会议的痴迷,转而关注公司基本面。但目前对股票水平的研究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在宏观政策出现这么多波折的情况下。

    当然,一旦经济出现反弹迹象,中国就有充分的理由关闭流动性闸门。它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国家之一。截至11月,非金融债务占GDP的比例从一年前的254%飙升至近280%。然而,急剧的政策转向只会制造恐慌。北京需要稳扎稳打,否则大家都会晕车。